生前契約的初衷
生前契約的觀念和開始,早年是由外國的保險公司發展而開始盛行,是由保險公司結合壽險保險發行,在被保險人購買壽險後,到他往生後,所有產生相關的喪葬費用,都是由壽險的保險理賠金來扣除花費,再將剩餘的金額交付給受益人,這是生前契約最大的意義,也就是說,真正生前契約的目的,是要後代子孫不用去擔心長輩後事的花費,來達到安心保障的用途。但是在台灣,生前契約卻是被包裝成為投資的工具,被塑造成像是股票期貨或是直銷的商品,來變相的成為吸金的目的,這是台灣特有的怪現象,其實,購買生前契約,實質上是弊大於利的,對於消費者幾乎是相當吃虧的,因為台灣的生前契約,是必須先付完全部的金額,而業者會提供一份看似完整的生前契約,萬一契約人往生,由兒女來聯繫禮儀公司,再由負責的禮儀公司來完成喪禮,表面上是相當的合理正常,但是生前契約裡的細節,才是重點的差異,當時購買完整的生前契約,但在使用時並不是完整的,而是陽春的,大部分都會被告知要加錢昇等,父母的喪事才能享有更好的待遇禮遇,通常兒女於心不忍,都會同意再花錢升級,所以往往喪事結束後,額外的金額是必須要還要大大增加的,甚至是超越原來契約的金額,所以這樣的商業模式,對於契約使用人是模糊誤導且相當不公平的,也是契約履約人完全沒有和業者談判的籌碼的,因為金額已經全部付清,在日後安排的任何喪禮事宜,是無法更動而且相當不保險的。


喪事在台灣,習俗上是相當多元且複雜,所以不是可以用契約就能規範所有的細節和項目,完完全全都是因人而異,是取決於當事人的想法來應變改變的,以現階段的台灣以及文化,喪事還是用傳統的模式 ,由負責處理的兒女規劃想要且合理的,才不會造成後續的麻煩和龐大卻無法負擔的花費,這是值得大家深思的。


如何更換合約內的骨灰罐
一般的生前契約或是殯葬契約,都會包含一個基本的骨灰罐,是可以用來換取同等價值的殯葬商品來做更換,譬如來換取告別式喪禮的花山,超渡法事的法師或是回禮的毛巾,並無規定若無使用視同放棄的 規定,這樣是違反殯葬服務定型化契約(應記載)事項和(不得記載)事項,這是必須來了解的。


助念八小時的意義
助念是佛教修行的方式之ㄧ,在往生者身旁莊嚴大聲的傳頌佛音,來幫助往生者解脫,去往西方極樂世界,這樣的方式雖說是不科學且沒有任何根據,但卻是能有效的在親人臨終時,有效的減少大家的悲痛 ,轉移注意力來緩和痛苦傷心的情緒,不讓身旁的人也瞬間病倒,這就是在助念時帶來的良性緩衝。


佛教的說法,助念七分功德。往生者一分,而助念者六分,每當有人往生,往往會發現有眾多的在家居士,會突然的出現,來幫助大家帶領大家一起念,這也是讓家屬在瞬間能感受到信仰的重要。


靈骨塔位是否值得投資
在全世界,也許只有台灣,在能發展出靈骨塔的投資事業,業者利用大量的商業包裝以及名人的加持,以未來必然增值的名義,來行銷推廣靈骨塔位的權狀,把購買靈骨塔位美化成是投資眼光的精準,竟能 讓塔位權狀的價值如同炒作土地般的水漲船高,這是台灣殯葬業的奇特現象,殯葬業對於一般的普羅大眾,資訊是相當不對等的,也就是說,就算您早年購買的塔位,現在漲了幾倍,其實也只是紙上富貴, 因為塔位權狀,並無所謂的交易市場,就算漲了,您也是無法賣給任何有這方面的需求的,所以不要為了投資而購買,有需求再購買,才是正確的作法,現今在台灣的靈骨塔位數量,已經遠遠的大於死亡率 ,至少在過20年,靈骨塔位還是供過於求的,在這樣的環境下,您還要再投資嗎。


骨灰出國或是骨灰回國的後續處理
落葉歸根是中國人的觀念,很多人過世了,遺願是相當重要,兒女們會遵照長輩指示,回到熟析的家鄉或是到任何地方,但是要出國,在程序上就要注意,大部分都是以目的地的國家規定,來做申請,死亡 證明書,是重要的依據,出入境的報備,準備目的國家語言相通的文件,都是必需要事先準備齊全,若是出國,家屬必須親自前往殯儀館了解需要備齊文件,也要連絡目的國的海關,出關通行的文件,以及 出國時機場的骨灰出境證明,這樣才能在出國以及入境時,順利方便且不被打擾的快速通行,然而若是回國,台灣的民情,入境時的海關是相當的寬鬆,只有要他國死亡的證明以及文件,通常都是能快速的 辦好入境手續,進而順利的回到台灣,來接續後續的喪葬事宜。